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名企风采

弃风电量这么大 电价再不降不合适?

来源:搜狐 时间:2016-04-29 作者:聂光辉 浏览量:

3月31日,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召开弃风限电问题专题研讨会。其中提到以《可再生能源法》为依据,维护风电企业的合法权益,并称2010年到2015年间,弃风限电造成的电量损失为1000多亿千瓦时,相对于三峡、葛洲坝两座水电站全年发电量。虽然笔者认为这个数据到底含金量有多少值得质疑,但是至少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弃风电量这么多,电力供需关系中是不是供大于求的局面出现了?如果是电力需求过剩,为何电价依然居高不下?对于风电而言,又给人们带来哪些思考?


风电的另一面,无序投资建设值得思考

工信部副部长苗圩曾批评中国风电产能过剩,其中点名批评在甘肃酒泉建设的千万千瓦级的电站,虽然之后甘肃当地官方对这一批评进行了驳斥,但是中国风电产能过剩的事实的确存在。在风电的投资上,政府倡导的口号实际也是稳赚不赔。在《可再生能源法》颁布之前,中国的风电产业实际处于平缓阶段,即便是在2004年的政策刺激下,部分地方政府虽然鼓动投资风电,甚至出现了把大装机容量拆分成小装机容量的方式获得发改委审批权,但总体还处于平稳发展阶段。《可再生能源法》颁布后以及“十一五”规划的国家计划推出1000万千瓦时装机容量,法律和政策的双重推动使得风电投资者信心倍增。再加上有政府做背书以及当时提及的风电上网电价高于传统化石能源发电的上网电价,以及其后风电在碳交易过程中获利标杆的出现等,风电投资热情高涨,地方政府也有意核准的扩大装机容量审批。

风电的现实,产能过剩引起连锁反应

风电的产能过剩的形成是多方面的,最直接的原因在于风电的消纳在输送通道上的受限。风电场距离链接到电网的距离过远,缺乏必备的输送通道,而电网企业又不愿意承担这样的输送通道的建设费用。即便是长距离的输送通道,受并网技术和传统化石能源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响,在电能输送执行上处于疲软。再加上一般风电场建设地区都不是经济发达地区,电能的消耗量本就不大。因此,风电就出现了发的电量向外没有输送通道可以送出,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又消纳不了,因此风电出现了形式上的过剩。

风电的形式上的过剩带来了连锁反应,最直接的就是风电投资者的亏损,其次严重威胁了产业链中的风电设备制造业。风电产能过剩已经成为制约风电制造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甚至由于一些缺乏生产制造的预警机制的国有企业,生产生产计划紊乱造成了库存积压,然后企业间打价格战,计划是全产业链的亏损,上下游企业生存环境恶劣。再者,风电产能过剩的现象也表现在了资本市场上,上市公司股价大跌,甚至到了关门大吉的地方。

风电的死敌,绝非火电这么简单

在风电建设发展过程中,作为传统化石能源发电的代表火力发电,一直被业界人士诟病,基本的理由无外乎是认为地方政府为了保护火电利益,实际执行的是“弃风救火”政策。由于过去能源政策的历史原因,以火电为代表的传统化石能源发电企业与政府间的利益关系比较紧密,具有政策上便利性。以火电为代表的传统化石能源发电与以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间的博弈,也有着时代的大背景,那就是经济新常态的到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变大,经济发展的动力不足,尤其是在经济结构变革过程中,全社会需求电量接近了一个阶段性的峰值,实际上这就增加了电力系统中发电端的竞争。再加上火电在环境污染、大气污染等方面的深远影响,实际上已经处于一个下调发电小时数的阶段。据悉,目前全国有三分之一的省份的火电利用小时数低于4000小时,云贵两省甚至低于3000小时。

如果说以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与以火电为代表的化石能源发电间的博弈在所难免,但最让以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感到忧虑或大敌当前的是,在经济下行、电力需求较低的重压下,一些地方政府为了保护以火电为代表的传统化石能源发电企业的利益,采取了一定的行政手段,对风电进行了关停,即便像云南一样最终采取了降低水电发电量,保护了火电和风电,不过这给整个行业带来的打击却可能是长远的。

风电的出路在哪里?

无论风电发电行业是否承认,降价可能是目前或未来一段时间内必然的选择。短时间内,经济复苏的可能性不大,预计会有五年的经济转型期,在这个过程中,电力供需将可能失去平衡,供大于求的局面将会出现。对于风电而言,零电价或者负电价也未必不是获取发电权的一种竞争的方式。

寄希望于电力市场的建立与完善。目前国内具有可以实质性进行电力交易的市场还未真正存在。对于电网企业而言,电力市场的建立与完善就是要进一步提升电网企业的服务功能,建立起发电企业与用户间的信息输送通道、信息交互通道等。这也是新电改的关键措施之一,作为新电改的核心的输配电价改革的关键就是要理清输配电成本,核查输配电成本实际就是核心中的核心。发电企业也会被要求在合理收益区间内进行竞争,在风电与火电打价格战上,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风电的优势会逐步明显。寻求就地消纳新出路,比如乌鲁木齐市的风电清洁供暖试点,在如风电制氢项目等。

政府在执行上网电价定价权的时候,也需要考虑是否以适当降低电价的方式换取电力需求的上涨,从而维持原本的利润。但是这对于自然垄断的电网而言,估计会显得困难重重。若按照“十三五”规划意图,到2020年风电装机超过2亿千瓦。蓝图虽好,但是如何到底目的地,也是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分享到:
相关推荐
分类浏览